<
花花台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假语村言 > 正文 第九十四章 怨婴5
    后来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了,孩子生的少了,再说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,弃婴自然就少了,那里也渐渐的平静了,但还是没有人敢近前,都少惹晦气为妙。

    我们村北地的那所老小学校破了,那些老屋子都七零八落不遮风挡雨了,必须重建了,而且上面也下了文件,拨了款,要几个村里的小学合并建新学校。我们村里的支书就跟村里的党员开会跟大家研讨这事,然后又跟附近三个村的支书一起去了镇里开会商讨一番,最后定下了跟附近三个村合建一所新小学的方案,校址就定在那片林场子里。原因是那里足有五六亩地大,却常年荒着不是太可惜了吗,而且把小学建在那里正好三个村的孩子上学距离都差不多近,正是最佳校选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村里上年纪人就开始反对了,说那个地方无论如何不能动,那里世世代代的没有人动的地方,你们却用来该学校不是自找麻烦吗,可几个村的支书和老师都不屑一顾,说如今什么年代了还鬼鬼神神的,那是迷信骗人的把戏。于是他们不顾老人的反对就开始整理那个林子。

    他们先是雇了一些外地人把那些树木荒草给拔了,又把里面的污秽给深埋地下,眼看着一片平整宽阔的场地显现出来了,那些忙了一天的工人都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坐下歇息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工人说头疼,然后就捂住了头歪在地上歇息,紧接着又有人大叫肚子疼,忽然一个人跪地呕吐起来……不一会功夫十来个人各有各的不适,想走,但又都两腿无力,还好几个村的支书过来看场地收拾的进展如何,就及时把他们送到了医院,都纷纷打起了吊瓶,但还是不济事,都在医院大呼小叫的。支书也觉得奇怪,咋十来个说病都一齐病啊,而且病都不一样,但又是一样的打吊瓶不管用?到了家就跟他娘说了这事,她娘二话不说就拿着纸钱去了那片林子处,在那又是烧又是念叨了半天,果然医院里那一群人都安稳是睡着了,那些病痛也奇怪的好了。

    我们村的村子不得不嘀咕了。在春天里开始打地基时,我们村的支书不顾外村支书的笑话,花钱买了肉,水果,摆了一桌贡,还请了一个法师做了一天的法事,又自己亲自念叨:咱村那所老学校不能再用了,得再建一所新的,要不孩子们都上不了学了,求孩子们帮帮忙,叫俺们顺利把学校建起来,这里就天天有读书声唱歌声了,多好啊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他的法事做的好,还是本来就没事,反正这座小学顺利的建了起来。如今已经二十年了。我们这一代从里面出来,我们的下一代正在里面读书。不过比我大十来岁的堂姐她们那一代是头一批入这里读书的人,她就经常说他们那一批学生就经常在学校里遇到鬼。

    那时候到了冬天小学四五年级也要上晚自习的。他们都从家里喝罢汤一群人热热闹闹的来学校上自习课,一路上笑声闹事不断。堂姐喜欢邓丽君,天天唱她的歌,唱的也很好听,平时一到放学上学她就在路上给大家唱,所以她身边经常拥着一群“歌迷”。这天晚上,她为了不让那些男生搅合她们,就故意和大伙拉开距离,走到后面给大伙唱歌。

    她就《小城故事》《甜蜜蜜》《我只在乎你》《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》一首接一首的跟大家唱,不知不觉中拉到了最后,反正上课铃声还没打,她们也不紧张,在后面边唱边慢慢走。快要到学校时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阵格格的笑声,几个女生都相互看看对方,确认这一阵笑声不是出自她们几个,这时唱歌的堂姐也听见了,就停止了唱歌和大家支起耳朵听,不错,真有一群小孩子的笑声在她们身边传出并飘荡。可她们四处找寻,确定没有小孩子啊,可这时他们的笑声忽然有没有了,四周一片寂静。她们都对这个学校的以前的林子有耳闻的,就个个心里紧张起来,堂姐再也唱不出来了,几个女生也无心听了,大伙都默默的快步走起来,一进了学校大门看到操持里明亮的路灯,熙熙攘攘的人群,恐惧感才顿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次是正在上课,老师在课桌上写教案,学生在下面做作业,这时一个男生朝后面的窗玻璃一看,不由大叫:“窗户后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把老师和全体学生都吓一跳,这时大伙都不约而同的朝后面的窗玻璃看,果然有不少人都看到了每副窗玻璃后面都挤着好多小孩子的脸。

    老师不能不给孩子们一个解释,他就迅速叫坐在后排的大个子男生跟他跑去后面巡视。屋里一片震惊,都呆呆的等着他们回来,结果他们回来了说后面啥也没有,静悄悄的。老师就跟大家说:“刚才他(那个喊后面有人的男生)看错了,是灯光照射的原因,猛一看上去像人的脸,没事,没事,大家继续写作业哈。”

    可是明明看到后面挤满了孩子脸的学生都满脸狐疑的,但也不敢和老师争辩,就低头做作业了。

    还有我们村一个大姐,在一天早上被得病了好些天,从此说啥也不上学了,如今已经四十岁了。

    她很勤快,人也很孤僻,人家上学总是一群人一起结伴去学校,而她总是来去一个人。清晨上学总是起得很早,大冬天总是天黑乎乎的就起来,走到学校了天还没大亮,这天早上,她又黑咕隆咚的独自走在大路上,路两边的杨树上的鸟还没鸣叫,一切都静悄悄的,偶尔会碰到一个扛着罗头拾粪的老头,其余就是有急事匆匆赶路的路人了。

    她快到学校的时候,忽然从学校后面蹦出一个光屁股的小孩,他冲着他亲亲的一笑,并开口叫了声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看见那么可爱的小孩叫了她一声,就笑着答应了他一声,然后问他:“你是谁呀,咋在这啊?”

    他就指着学校说:“我就住这里呀,我天天见你自己来学校,你是每天来的最早的,给,我奖励你一个东西。”他调皮的举着手里的一支铅笔。

    她觉得特别好玩,就接过了那只笔说了声:“谢谢,我就拿着了,你要是想要回去的话再问我要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个光腚小孩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就忽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就皱着眉来回的找他,她奇怪他咋跑这么快啊?正疑惑,低头一看手里的笔,明明是个柳树枝子,可她记得清清楚楚,刚才他递给她的时候确实是一支铅笔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抖的想到:这里有没有人家,咋会这么早冒出一个小孩啊,再说哪有小孩大冬天还光着腚啊……

    她吓得瘫在了路边。直到一群群上学的学生把她救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