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花花台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唐宫错之医倾天下 > 正文 第 五百七十九章 自危 四
    顾茗来回踌躇着,刚刚听到碧月与银铃的议论,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言论了,后宫之中对于钟离司药的事情愈演愈烈,若是再这么下去,只怕真的要翻查出当日的事情来。{我们不写小说,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。-<可?乐小?说?网>()

    想到此处,顾茗的心中倒是有些担忧起来,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后宫,若是因此而再掀波澜,怕是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顾茗想到此处,便毫不犹豫的往司药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元宝,”李治的声音有些大,元宝听到了先是一惊,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李治的面前,李治生气的对他道,“朕是怎么交代你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元宝有些心虚的对着李治,虽然他知道皇上话中所指的是什么,但是还是不敢直接承认自己的过失。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他根本没有想将钟离司药的事情闹得如此之大,可是自己在后宫之中小心翼翼的举动不知被谁看在了眼里,然后不惜大做文章。元宝自知理亏,低着头,李治用手敲了一下他的头,“你啊你,”元宝低着头,一声不吭,“你还真是会给朕出难题,一闹事情,便将朕交代你要悄没声做的事情搞了个鸡飞狗跳。”

    元宝也觉得有些委屈,歪着脖子,一面为难的说道,“奴才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想到?”李治抬手,见元宝不经意的后退,便有些很铁不成钢的样子,只得甩了手作罢。“哼,”李治轻哼了一声,然后坐在了龙榻之上,元宝见他似乎气鼓鼓的样子,倒也不敢上前给他递茶,李治的眼眸渐渐变的凌冽起来,这后宫之中的人还真是不安生啊!他根本不想正大光明的查钟离司药之事,可是有人竟然这么见不得太平,想要将此事闹大,倒是真的让他不得不另眼相看呢啊!

    李治对元宝道,“既然后宫之中已经传遍了此事,你就顺水推舟,放手去做吧!”李治突如其来的话语倒是让元宝有些意外,他望着李治,“皇上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李治瞪了元宝一眼,“既然你去调查钟离司药的事情已经被公之于众了,那么你便正大光明的去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元宝很是吃惊的望着皇上,莫不成皇上要下旨意彻查钟离司药的事情?可是,李治的一句话打消了他的念头,本来有些兴奋的目光也渐渐冷了下来,“不过,朕不会下旨,”

    元宝有些抿着嘴望着李治,皇上这是将责任全部推到了他的身上,若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怕他就要为皇上背上这个黑锅了。()

    看着元宝目光之中带着些游离的神色,李治不禁给他施压道,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元宝忙摇摇头,“哪里啊!奴才自然是为皇上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了。”元宝虽然嘴上说的十分的乖巧灵活,但是心中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,这件事情一点儿眉目都没有,虽然唐婉君已经透露了一些底,但是那是真的还是假的尚未可知,他根本不能完全依靠她的一句话作为证据或者是线索。若是凶手过于狡猾,根本不上钩,岂不是真的要搭进去自己的小命了?

    不过,既然眼下已经答应了皇上,他便要好好负责起来这件事情,至少该去问问是不是有别的线索。

    昭阳殿,武昭的面色有些不好,刚刚与顾茗谈论之后将其打发走,武昭便立刻冷下了脸。唐婉君这个时候回宫,宫内便流言四起,让她不得不怀疑此事与她有关。如果她真的想要彻查钟离司药的事情,岂不是真的要调查到司药局中的人?她会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来?

    武昭的心中给出了肯定的答案,她在感业寺的时候便对自己充满了敌意,如今她回到宫内,自然会怀疑自己这个变成敌人的故友。之前,她便担忧唐婉筠会查到顾茗,如今真的被她料到了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实话说,顾茗一直以来倒是帮了她不少东西,如今若不是逼不得已,她是不会放弃她来保护自己的。既然如此,她便还是看看之后的情势吧!想必椒房殿与漪澜殿都会十分的关心此次的事态,若是她们都想要渔人之利,那么其中留给她转圜的余地便大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?”子意见武昭的面色微微有些清冷,似乎在担忧什么的样子,“您是不是在担忧顾司药?”

    武昭撇嘴道,“她是聪明的人,无需本宫担忧,”子意听武昭如此说,面部流露出一丝讶异,“去帮本宫给她传句话。”

    子意留心听着武昭的话,一字一句都不敢错漏,“二虎相斗,险中求生。”子意自然是不大能够听懂武昭仪的话语,但是她却是实在的将她的话带给了顾司药。顾司药也托她表达了对武昭仪的感谢之情,武昭听到子意表达了顾茗的感谢,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,“没有到最后,胜负还未可知呢!”既然有人已经布下了这盘棋,那么她便要好好的作为一番,才不辜负那人殷切的期望。无论那个人是为了什么目的,她都要将其彻底的摧垮。

    “淑妃娘娘,”青鸾匆匆从外面走进来,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淑妃的目光变的有些凌厉,“怎么回事,匆匆忙忙的?”

    青鸾走到淑妃的身边,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,让淑妃的面色顿时降到冰点,怒不可遏的拍了下桌子,“皇后这个刁妇,竟然想要以此来陷害我。之前的一箭之仇还没有报,她竟然又想要暗算我。”淑妃的面色十分的冷冽,似乎根本不用想,便觉得皇后在处心积虑的陷害她一般。

    青鸾的面色有些紧张,“娘娘,您在明,她在暗,您根本没有办法知道,她会用什么方法来陷害你。虽然皇上没有明确下旨意,说要彻查钟离司药的事情,但是元宝公公在后宫之中的行为便足以说明皇上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淑妃的心态变的平和了一些,她说的是实话,虽然皇上没有明确的旨意,可是最近元宝在后宫走动不少。众人都认为那是皇上的意思,可是皇上始终没有表态。只怕是皇上想让元宝做投石问路的石头,而他自己可以置身事外,若是真的查出钟离司药之死并非偶然,到时候在数罪齐发,只怕凶手根本没有还手或者是脱逃的机会。

    淑妃的目光之中隐藏着一丝恨意,皇后三番五次与她正面做对,无非是因为她孕有一个皇子,而皇后又是中宫的地位,现在无论怎样,都是她要微微略逊一筹。

    既然皇后一直咄咄逼人,便休要怪她不客气了,至少现在她还握有皇上的宠爱与信任,之前若不是因为皇上的爱护与庇佑,只怕真的要被皇后陷害到万劫不复之地了。

    淑妃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,“皇后既然那么想斗,那么本宫便送给她一份大礼,本宫倒是要看看,她还有精力与本宫对峙。”淑妃的语气冰冷,青鸾困惑的望着娘娘,淑妃对青鸾道,“你去司药局放出风声,就说.......”

    青鸾听着淑妃的命令,直接瞪大了眼睛,“这,......”青鸾有些不敢这么做,“娘娘,只怕,”她有些吞吐,害怕若是东窗事发,会被人乱棍打死,这样子的话可不能够乱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,有本宫给你做主,”淑妃义正言辞的对着自己的侍女道,虽然淑妃信誓旦旦的,但是青鸾还是有些担忧,淑妃见她仍旧是没有办法下定决心,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告诉了青鸾,“你怕什么,本宫所说的话句句属实,就算是有人想要查找是谁散布出了这样子的言论,也是无可奈何的,因为它是事实。”青鸾一怔,“娘娘,您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本宫骗你作甚。”面对青鸾的质疑,淑妃不仅没有觉得生气,反而流露出得意的微笑,“若是皇后知道了此事,只怕也会震惊不已的吧!本宫想,她肯定先会质问是哪个混帐东西乱传这样子的谣言,可是,当她所信任的医女与医官给出了答案之后,她便会彻底傻眼了。”淑妃说着,露出一个无比得意的微笑,一直以来,她都将皇后视为自己的敌人与她做对。可是,当她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她第一个反应不是嘲笑与作壁上观,却是有些同情。因为她已经是为人母的人了,所以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面令她觉得同情皇后。可是,面对皇后咄咄逼人,不断地挑衅与陷害,她决定不再隐忍下去。她便要亲自揭开皇后身上的伤疤,让她好好的尝尝被人陷害与算计的滋味,想到这里,淑妃的目光变的沉静,深邃起来。

    婉君帮助后宫之中的女官医治过胳膊之后,在宫内听到了这样子的流言,她的心中觉得十分的奇怪,是谁会在这个时候,散步这样子的言论?此人居心,倒是叵测。

    婉君正在担忧之际,有人影拦住了她的去路,她微微回过神,看见眼前蔚然高大的身影,顿时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的欢喜与雀跃,但是她内心的理智告诉她要冷静,可依旧是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的心情,微笑着对眼前的人道,“你回来了,”小说txt下载电子书请记住</可?乐小?说?网>